金沙娱樂城下载

    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关键字:
-->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大家 小家

作者:赵锋娟 来源:西商分公司商州北管理所 时间:2019-10-22: 10:50  

  我有两个家。
  线上,每一方小小的收费站亭都有一个个故事,都牵系着我们收费员与司机朋友的真情实感。正是在这一方小小的站亭,充斥着我们的苦与乐、怨与恨、委屈与辛酸,一切都随滚滚车流而淡远。这里我想说说我这个大家庭。
  我的大家庭成员有:班长王维,班员李超锋、韩若妍和我,我们亲切的互称维维、超哥、老韩、小赵,我们四个相处的时间,超过了和小家亲人们待一起的时间,欢声笑语,忧愁烦扰也不尽其数,在和司乘人员相处的过程中有很多趣事。
  记得有一次,一辆大货车快速驶入老韩所在的上三道,停下的同时一大股白色热蒸汽,升起一股蘑菇云,顿时包围了老韩所在的亭子,四周尽是白雾,老韩顿时吓坏了,急忙锁好门窗跑出收费亭,向班长王维大喊,班长快打119,这辆车要爆炸了,班长连忙跑过来一看,两人傻眼了,“蘑菇云”已散尽,留下乐得哈哈笑的司机大哥,班长和老韩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还有一次过年期间,从外广场走来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大冬天的小伙子穿得很单薄,并且走走停停,对车道设备很感兴趣的样子,超哥随即上前询问,交谈的过程中发现小伙子言谈举止与其实际年龄不符,也问不出其家庭住址,随即报告班长,班长将其带离车道并向领导汇报后,经商议决定报警。在等待的过程中,班长从站食堂盛来饭菜,小伙在吃的过程中,大家意外发现他手上戴有一个小牌子,写有电话,电话拨通后,是小伙的父亲接了电话,王维向其父解释了小伙的处境,告诉他去板桥派出所认领,大伙也终于松了口气,事后其父专门为此送来锦旗以示感谢,大家才得知小伙患有痴呆症。
  “滴--滴--嗒嗒”
  满耳的汽笛轰鸣声,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唯恐自己会被这个不平的时间冷落,而失去尊严。广场上又堵车了,“开道开道”,熟悉的喊叫声充斥着嘈杂的汽笛,那永远是最优美的乐章。
  超哥,是收费站收费资历最长的员工,与高速公路结缘近十三年,没有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独自异乡求生活,有着凡人共享的忧愁和快乐。超哥有个儿子,今年五岁,超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给我们讲他儿子的趣事,我们听着他讲述儿子的日常,能感受到他很爱儿子,是一个好父亲。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听他讲述有一次他和孩子妈妈准备去上班,孩子哭闹着不让爸爸妈妈走,一直送到车站,孩子妈妈心疼孩子,只好留下来又送孩子回家。回到家,孩子跑去奶奶房间,从抽屉拿出来五元钱给妈妈,对妈妈说,“妈妈我给你钱,你不用去上班了,我想要妈妈陪着,好吗?”妻子的泪水滑落下来,孩子又说,“妈妈我知道你一定又会偷偷的离开我......”我们听到这里,心里都很伤感,作为父母,必须努力工作为孩子创造好的物质条件,却又想见证孩子成长的每一天,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人生无处不存在着憾事。
  最后是我,上班六年,我的人生就如我的性格,按部就班,除了产假的一年多时间,一直在本站,这些年的时光,见证了这个小镇日渐繁华的变迁,人文环境的升华。不得不说,是归功于高速公路的发展,使这个交通闭塞的贫穷小镇走出了一条自己的康庄大道。在我以为我也要向大家一样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为了工作不得不放弃陪伴孩子的时光时,我做了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接孩子来单位,现在,我在站区附近租了房子,我上班时孩子有爸爸和保姆看管,下了班,就飞奔回去陪伴宝宝,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孩子每天能见到妈妈,我想孩子也是快乐的,我也能安心工作。
  我们这个大家庭,虽没有发生过什么惊心动魄的大事件,却时常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迹,头顶总会有许多欢声笑语,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不止要经营好自己的小家,更是要将大家的方向盘把握好,为广大司乘出行保驾护航。
  习惯了听着汽车的鸣笛声入眠,也享受在那子夜时分踩碎一地寂寞的月光。这就是我们与高速公路的故事,其实没有故事,只有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