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樂城下载

    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关键字:
-->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治超四班的伙计们

作者:王坚 来源:西长分公司长武管理所 时间:2019/10/22  

  作为西长高速“硕果仅存”的独立治超站,陕甘界治超站这十几个相处了十年多的“老伙计”们中常常有各种趣事,今天来讲讲我们治超四班的老男孩们。
  先来说说“老朱”。大名朱鹏,虽然被戏称为“老猪”,却是个四肢发达,大脑不简单的体育男。饭量大,却不长肉,源于体校毕业留下的坚持运动的好传统。在他的带领下,治超四班集体开始跑步,对外宣称到2020年要集体挑战个“马拉松”(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不过自从老朱到我们班,大家的体重都下降了,体质都变好了可是个事实。老朱在工作上是个“杠精”,但凡有新政出来,学习的时候他就喜欢一条一条的抬杠,自称要寻找“bug”,但就是在他这不断抬杠的过程中,我们都把治超政策记了个滚瓜烂熟,遇着再杠的司机,我们也能解释的一清二楚了,因此老朱妥妥的成为“好杠精”!
  再说“旺财”。这个名字熟悉周星驰电影的人没有不了解的,但刘旺这个同志得到这名字可完全和电影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因为大家觉得他亲切。旺财是个养生派,不抽烟,不喝酒,不吃辛辣刺激,不过量吃肉,饮食上非常自律。每回休假回来,他总会从家里带上一壶养生汤,基本都成了全班人共享的夜班加餐。所以老朱劝着全班运动减肥,旺财给大家进补养生,这些年下来,治超四班的人看起来好像就是要更年轻一点。养生咖的旺财还是个学术派,慢条斯理那一类。每次遇到不懂政策暴跳如雷的司乘,旺财绝对是我们班的杀手锏。“来来来,别着急,我先跟你讲一讲。你看你这么着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急火伤肝哪......”不一会,刚还火冒三丈的司乘就嘻呵呵的接受了旺财讲解的政策,更有甚至,还跟他讨论起了长途开车应该怎样养生......
  第三位出场的刘冬是我们班里唯一一个没有绰号的。人如其名,乍一看,会觉得他是个如冬天般冷冰冰的人,不苟言笑,不喜热闹。等和他熟络起来,才发现他是个外表冷漠,内心温热的汉子。每次约着一起喝酒吃饭,他总是安静的坐着听大家天南海北的闲扯,偶尔高兴了喝上一点也会跟着大家的玩笑大笑,等大家聊完了喝多了,最后都是他默默的收拾。在班里,刘冬也是个严谨的存在,政策学习一丝不苟,跟司机沟通有理有据,做事有条不紊。因为有他,再忙禄的时候我们也不担心会错漏掉什么。
  最后就是我,江湖人称“老二”,是治超四班最不像班长的班长。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叫成老二,论年龄,我是这办理最小的;论资历,我是这个班最老的。怎么都排不到第二,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二”。据说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下着大雪脱了外套跳到治超磅秤的坑里清淤泥把自己搞的无限狼狈才决定给我起这个外号,也有人说是因为我某年冬天为了帮司机安防滑链把自己搞的满手伤痕才决定这样叫我。还有人叫我“大兄弟”,是因为某年冬天的寒夜里一位与家人走失的老人,在我给了他我的大衣和热水后这样叫了我。总之,我的故事都发生在冬天。或许,我该叫王冬而不是王坚?为什么我不像班长,因为我从来不觉得我是这个班组的管理者,我就觉得我是大家的垫脚石。工作遇到问题了,我解决;生活碰到困难了,我帮助;喝酒遇到冷场了,我缓解。我就想做这个班组的“万金油”,哪里需要了,我就出现在哪里。
  我在陕甘界治超站工作了十一年,做了十年的治超班长。班组的人也换过,但无论是和谁一起,我们都友好协作,相互帮助。但是“搭档还是现在的好”,现在治超四班的四个人,我,老朱,旺财,刘冬,我们就是最好的搭档,一起把这份治超工作做好,相互帮助,把这帮“老哥们儿”的感情处好!